安泽rth

间歇性安静中

  早上起来觉得天很冷清。决定抽两支烟纪念一下今天。离开武汉之后决定再也不要回到那个地方,犹犹豫豫了半晌还是在上周回去了一趟。冷,人多而嘈杂,透不过气的压迫感在破旧的学系楼里残害着每一个人。我抽烟,抽烟,又抽烟。好似逃走的香烟气可以带我离开。

最近

  最近推掉了一份颇花时间的工作,坐在寝室里等着另外两份的截止日来临。
  每天早上起来梳洗完了后,会问隔壁寝室的小哥去不去吃早饭,他是一个有点磨蹭的人,高高瘦瘦的,来自有暖气的郑州,学着日语,准备出国留学。
  我会一边读蒂姆高特罗,一边抽烟等他。换做平时大抵是不会抽烟的,只想着赶紧吃完早饭,回来开始工作,可能是因为最近闲了下来,早上起床和晚上入睡前有着大把闲暇,无事可做。
  冬天特别冷,一个人的寝室总是冷,坏掉的空调半天暖和不起来,这个时候就想把烟点上,一边读书,一边等着烟雾慢慢地飘起来。
  有种等死的感觉,像过去冬天的人一样,天冷了后就什么都不想做,只会呆呆地伫立着,等着暖和的日子到来。
  和前女友分开已经接近三个月了,两个人现在各自都过得很好。每每想起来时,不禁会纳闷当初为什么在了一起。可能只是因为两个人一起吃饭的时候,会比平时更香一些吧。
  除此之外也学会了几个新的菜式,等着放假回去后做给自己吃。

情欲

  没有情欲的时候像被阉割的猫,躺在木质的地板上,像是想着去撒娇,整个肩膀以上的兴致都已经被雨水打湿,毛会塌冗,上了头的想法也会变得颓废与沉闷起来。
  有大概两个月没有接触过纸质的读物了,没有读过书,就没有情欲。看着人与人错过的时候,不会再有所谓的浪漫与肤浅,不会再有所谓的自贱与菲薄,人变成了繁殖的客体,为了原始的主题而碌碌无为着。
  我比虫子还渺小,觉得适合自己的归宿,就一定是一处没有遮挡的泥土空地,躺在上面,等着有雨的时候到来。
  自己就会慢慢被分解,并沉入大地里。

  八月有雨,开始有了读书的兴致。

  生活中明明什么都没有,只剩下在这根危桥上的挣扎与无奈。我是一个极其脆弱而又幼稚的人,活在这副躯壳下的,是不依靠沉瘾物品,就不能苏醒过来的怪物。人们囔囔着迈向新自由,而我涂上去的红色宛若割喉的解脱。
  我给所有的可能都预设了最坏的结果,我是最棒的,因为都将崩坏,在没有药物再可以使用的入睡前。
  把笔折断去上色。
  真开心。

少年们顶着太阳,走在瀑布下的磐石上。绿茵透过潺流,滴淌了半个下午的夏天。

河上的雾气一直都散不掉,每次走过桥的时候,都会想着在那不远处,是不是有一个老头在抽着,一根巨大的水烟袋子。

迷迷糊糊的,伞把雨的梦撑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