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泽rth

间歇性安静中

  早上起来觉得天很冷清。决定抽两支烟纪念一下今天。离开武汉之后决定再也不要回到那个地方,犹犹豫豫了半晌还是在上周回去了一趟。冷,人多而嘈杂,透不过气的压迫感在破旧的学系楼里残害着每一个人。我抽烟,抽烟,又抽烟。好似逃走的香烟气可以带我离开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