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泽rth

间歇性安静中

  学校把原先的画室铲掉了,三层楼的老房子不到一个月时间里消失殆尽,和蒙德里安、米开朗琪罗一并埋葬。
  那年刚刚高中毕业。
  新楼建起来的时候,觉得自己应该差不多死得干干净净了。
  二月的风里有着小年的热闹味道,操场上熟悉的不熟悉的人们踢着足球,来来往往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