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泽rth

间歇性安静中

  生活中明明什么都没有,只剩下在这根危桥上的挣扎与无奈。我是一个极其脆弱而又幼稚的人,活在这副躯壳下的,是不依靠沉瘾物品,就不能苏醒过来的怪物。人们囔囔着迈向新自由,而我涂上去的红色宛若割喉的解脱。
  我给所有的可能都预设了最坏的结果,我是最棒的,因为都将崩坏,在没有药物再可以使用的入睡前。
  把笔折断去上色。
  真开心。

评论